改变

虚心虚心谨慎

云(悟贝)

贝吉塔和悟空同居了,在同辈人中只剩下他们,而他们的子女又忙得遗忘了他们的时候。一切就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,琪琪和布尔玛离世后,悟空就是自己住在包子山。而贝吉塔在被子女晾着不管又终于厌倦了重力室的情况下,某一天终于按捺不住跑到包子山和悟空大打一架,从此便自然而然地同居了。悟空没有问,贝吉塔也没有说。悟空是意外外加高兴,作为第七宇宙最强的人,除了希特每隔一段时间会来“杀”他之外,他也是感到些许寂寞的。贝吉塔来了之后,每天和他对战,彼此总能能提升不少,战斗的热血和激情,让悟空心情澎湃,故而对于同居这件事,他欣喜接受的。对于贝吉塔来说,这件事则是有所征兆故而让他感到有点羞愧和一点点害羞的,但是赛亚人王族的血液就是天生骄傲的,他知道他想这么做,他的确很早之前就承认卡卡罗特了,没有什么大不了了,他后来说服自己,敢于直面内心的渴望才是骄傲的赛亚人。两人的生活万分和谐,酣畅淋漓地大战,输的人管饭。有时一起去世界不同的地方探险,有时被界王叫去拯救宇宙的边边角角,有时两人心情好,也会在睡在山里,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,什么也不说。布拉和小芳也会时不时来探望他们,看到两人在一起居住后,都松了一口气。他们有了彼此的陪伴,就不寂寞了吧。她们心想。难以想象,以前一见面就掐架的人,现在居然生活得这么和谐,也许以前的掐架也是感情好的体现,她们心想。尽管如此,他们的定位一开始就是不同的。他们是睡在一间房,两张床。贝吉塔曾不小心透露过,赛亚人的血液使得他们喜欢强悍的女人,他当时自知说漏了嘴,变没有再往下说,其实何止是女人。强悍的男人也是有着不用言明的吸引力,更何况是这个心地如同水晶般剔透的男人。每次激战后,他偷庆幸自己是输家,好在去狩猎的同事解决一下生理问题。他们的年纪在赛亚人里正值壮年,可是卡卡罗特却意外地特别寡欲,唉,大概他这个人便是如此,这样也便够了。像他那样的脑袋,恐怕还不知道王子殿下和他同居意味着什么,哼,那个白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呢。然而贝吉塔猜错了,悟空早就知道了,他们同居后希特再来“杀”他时知道的。和希特较量的确使得他万分兴奋,希特是天才的杀手,总是能用智慧创造出千奇百怪但攻击力十足的招式,因而同希特较量成了他最兴奋的事之一,他本来只委托了他一次,而希特看来也惺惺相惜,把这个委托时间延续到永远,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来“杀”他,那次战斗结束后,希特说:“孙悟空,你的潜力真是无边无境,我也想在这样的战斗中,看看能追随你到哪里。”“哈哈,希特,你才是让我兴奋万分的人,每次光是要对付你的新招式,就够我想破脑袋了。让我们都看看,自己能走到哪里吧。”悟空由衷地说,握住了希特的手。当晚,贝吉塔不知怎么的特别暴躁,本来轮到他做家务,但他不仅没有做,房子周边的山被轰平了几座。他一直瞪着悟空,悟空不明所以,连忙烧菜做法,招呼贝吉塔吃,希望能平息他无名的怒火。良久,贝吉塔瞪着悟空,控制着怒气,低声闻到:“卡卡罗特,你和希特打好像比和我打要高兴嘛?”悟空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比的,但他连忙说:“不是啊贝吉塔,希特是要杀我,所以我不得不全力和他对战啊。”“哼,那也是你自己委托的吧?还擅自说什么委托日期无限制!”悟空听及此处,想到以后还能继续和希特交手,忍不住笑着说:“是啊!”更不知此话完全惹恼了贝吉塔,贝吉塔和他大战一场,更不许他进房间睡觉。无奈他只好投奔短笛,然而还是楞头楞脑没有察觉,短笛只道一句:“怎么听起来和琪琪当年对你发脾气一模一样?”听及此话,他才恍然,由此理解了种种,为什么他和短笛对打,贝吉塔会生气,为什么他去都市买东西售货员和他多聊两句贝吉塔会黑脸。琪琪也是那样,但是琪琪是他的家人,他对她有着爱怜和守护的感情。贝吉塔是他最后的同族,也是他的出生入死的同伴,他也同样想保护他们,但是他没有想过要和贝吉塔变成那样的关系,尽管和他贝吉塔战斗是他会兴奋,甚至生理兴奋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贝吉塔曾说过赛亚人的血液使得他们喜欢强的女人,他自动理解为喜欢强者。因此他觉得这样的反应就跟饿了吃饭,困了睡觉一样,没有什么不妥。更何况,琪琪因为爱他,这一生过得太辛苦了,他本就不想再找什么伴侣,他本如风,来去自由,但是这样的个性,在婚姻中常给对方带来孤独和痛苦。即使是贝吉塔,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永远陪伴他,贝吉塔骄傲、顽强,他的确对他有好感,但是他不能超脱激情地爱他,他想,也许任何人都不能超脱激情地去爱一个人,他没有回应,只装作没有察觉,他也心疼贝吉塔,他知道贝吉塔对他的执念之重,在他和沙鲁自爆那时,短笛后来告诉他,贝吉塔说他再也不战斗了。他不想再误他,他也就竭尽所能地陪着贝吉塔,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,大概这样就好了。
你没有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,每次月圆之夜,贝吉塔都是紧张而期待,也许这是他们关系突破的好机会。他知道卡卡罗特喜欢他,对战时他看到他也兴奋了,另一种形式的兴奋。可是那个家伙死脑筋又怎么会开窍,月圆之夜等他不收控制他打算就把他正法了。然而每次月圆之夜他都睡得特别早,不然就是去找短笛对战。今天卡卡罗特又想早睡,贝吉塔发声了:“卡卡罗特,今晚跟我决一死战。”“额…贝吉塔,太晚了,明天吧?”“哼,明天也行,我今天特别烦躁,也许等到明天你就会发现地球只剩下你和我两个人了。”
悟空只能接受,即使是悟空也没办法,他毕竟也是个男人,何况这是中秋之夜,和贝吉塔预料的一样。他们这回正式同居了,另一个意义上的,和意料中不同的是,他才是被正法的那个。
赛亚夫妇的同居生活没有什么改变,不同的是,某人慢慢沦陷得像个恋爱的小女生,某人越发宠溺某人,像是把琪琪的份一起还了,又想是意识到分别即将来临。
贝吉塔看着天空的飘着的云,白云飘过不留痕迹,他想到,突然心里一紧,就像每天早上卡卡罗特穿戴整齐站在窗口的感觉一样,衣裳随风飘动,看起来那般潇洒,仿佛不属于世间,刹那间就要消失。他马上坐起来,看着身旁的卡卡罗特,卡卡罗特怜爱地着看着他,“贝吉塔,怎么了?”贝吉塔紧紧盯着他,想看出一点端倪,良久,说到:“我现在的目标还是要打败你,你可别想自己躲到什么地方去!”悟空一愣,随即抱过贝吉塔,“嗯,我等你。”“卡卡罗特。”
“我在啊,贝吉塔。”“去哪里,都要带着我,这是命令。”悟空笑笑,“是,我的王子。”
誓言如此美好,然而现实根本不可能办到。比如,全王想悟空时,悟空没办法带贝吉塔一起去,卡里芙拉找悟空单独对战,贝吉塔也不会厚脸皮去插一脚,吉连连和悟空的对战贝吉塔更完全没办法跟上。但是悟空尽量都陪着贝吉塔,只是他想不通,究竟是什么让贝吉塔那么执着。
没有等到他想通,一个始料未及的事故就发生了,他奉命去降服传说中的超级赛亚人布罗利,贝吉塔则被派去对付较为弱但是会使用不少奇门遁术的布罗利父亲,没想到他这样地强,却还是仅仅和没愤怒的布罗利打成平手,布罗利越发愤怒,每一次愤怒都像开了挂一样力量成倍增长,他意识到这是他的劫,天终于来收服他了,他越发兴奋,“布罗利!我一定要打倒你!”
筋疲力尽他做到了,不防备他们一个手下引发了为预备这个结果做的一个超级能量炮,目标地球。他连忙使用最后的力量瞬移去接住这个炮弹,保护他最爱的地球。他实现了梦想,打败了远远强过他的布罗利,守护了他心心念念的地球,他筋疲力尽,用尽灵魂的力量抵挡这相当于刚才布罗利攻击2倍的能量,他的灵魂和肉体消失了,目标地球的炮弹也消失了,地球仍然泛着美丽的光辉。在消失前他笑了,泪水却流下,唯一只负了贝吉塔,贝吉塔,对不起……我果然……
这个消息仿佛对贝吉塔没有什么影响,他听到之后也只是从不爱说话变成变成基本不说话,他接受了比鲁斯的邀请,做了破坏神。第一件事就是消灭了地球。维斯颇感惊讶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贝吉塔以为他们的感情比金坚,恒久不变。却在一个天平高下立见。他甚至怀疑卡卡罗特有没有爱过他,他虽然苦苦追寻,但最终除了累累伤痕什么也没得到。卡卡罗特对他的感情,想那天他看到的白云一样,来的时候如高山流水气象万千,去的时候又如雪泥鸿爪无影无踪,吝啬得一起痕迹和影子都没有留下。终究这就是感情,无人可倚仗,爱情让他遍体鳞伤。他不如到处破坏,反就世间本就是梦幻泡影。对吗?卡卡罗特。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