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变

虚心虚心谨慎

关于我为什么喜欢虐贝吉塔


配音的时候,因为太紧张,也没自信,总是配不好空哥。但是贝吉塔的话,调了几下桑,就把刚出场的自负,和对空哥一种“呵呵有意思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”的感觉配出来了。

我觉得,在一定程度上,我比较了解贝吉塔的心思。他看起来很man,亡国家恨好似都不能撼动他,一出场就啃着个外星人的胳膊,冷酷无情的样子。关于我自认为的理解他,也只不过是结合我自己的经历,倒也不一定对。只是我眼中的贝吉塔。比如说我自己,从小受的都是顶级的言语攻击。我对别人说,这些我都不在意,即使没有任何人支撑我,我也要拼一己之力站起来,成为自己的骄傲。因此看到贝吉塔执拗的骄傲,我多少感到亲切,一整个国家都被当做劳工奴隶,5岁堂堂一国的王子,就被弗利萨奴役。被称作猴子,被视为杂粹。赛亚人本就有战斗民族的高傲,更不用说,一国的王子了,换做别的人,自尊心不幻灭就不错了。贝殿不是不屈辱,他知道的,只是他说服自己,只要强大,就可以做这样的事。所以他暗自下决定要成为最强大的人,专心在这上,就不会考虑那些国仇屈辱。你当真他不在乎吗?死前恳切地说,我们赛亚人为你做牛做马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……留着的眼泪,虽然是不甘心,但是就没有这事的缘故。如果当真一点都没有,他也不必提,何必是对那个对赛亚王国一点都不了解也不想了解的人。(当时的确不想了解 不是我黑空哥 他刚开始只把他们当坏人)

他其实简单,和空哥也很像,但是比空哥敏感细腻得多。每次反派只要想哄骗他,夸他几句,捋了猫,让他骄傲起来,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。(参照沙鲁,不解释,撒亚人的确是不断追求变强,但是贝殿打架一向是人狠话不多,不会刻意追求生死之关的超越自己,他纯粹是自负了放了沙鲁)

喜欢虐他是因为能虐得了他,明明很在意,却假装不在乎,是很坚强,但是也很容易被别人的感情打动。早在布尔玛扑到他床头照顾他的时候,他就不淡定了。后来回到重力室继续忍着疼痛训练,布尔玛阻止他,他说的也是,难道你想被人造人杀死吗?

关于他会喜欢上空哥,这也只是我一个推测罢了,因为他本身以为强大了就可以为所欲为,(之前需要这样想,不然精神扛不住,本身在弗利萨那里受尽屈辱,因此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来支撑)但是看到空哥这样强大,却这样温柔,简直洗刷三观,而且本身他就属于敏感的类型,不触动不可能的。还有就是羡慕和仰慕,这样的个性,老实说,我自己喜欢的类型就是,没心没肺整天乐呵呵的人,我就是想保护他们这份快乐,也希望被这样的快乐感染。

贝殿说,不知道为什么,从第一面见到你,就产生了保护你的念头,直到现在也是一样。(打布欧说的内心独白)

更让我觉得理解他,既然我自认为和贝殿有这些相似之处,为什么写文都是以虐他为主呢。他每每和空哥训练 都是被碾压 空哥嘴炮又不是盖的,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贝殿没有那一次不被空哥噎坏的,我都觉得空哥是有点故意的了。长期被这样虐一下,受虐的人会对虐方产生依赖心理的,所以要是贝殿没事都不找空哥,我倒不会觉得他两会怎么样,我觉得贝他自己还会懂,和这样“没心没肺”交锋了两三回,知道只有自己的感情被牵动,对方毫无影响之后,他还会注意刻意地减少他们见面的时间。

可是在超里,他们变成了同门,天天在一起打架,还有两个大男人关在精神时间屋里特训,贝本身就对空有精神上的恋慕,又这样长期受“虐”这样的方式,我认为他自己都会变得“求虐”的,就是再多受伤也还是不会放弃,当然这就是我个人的YY,也不一定对。如果他后期在布家充满爱意的滋润当中,修复了心灵的伤害,到也不一定会继续追逐空哥。

我所写的,只不过是自己的情况吧。以前的一点点烙印,还时不时浮现出头,也喜欢虐自己。或者虐人。这其实都是心理缺憾。

再怎么缺憾也好,最后都会入土为安。我和我的脆弱,也不会再言明了。慢慢地学会让自己开心,尽力地去做自己的本分,帮到别人缓解病痛。如若我最后能了脱生死,那便再好不过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